解读下历史中真实的王莽

解读下历史中真实的王莽



大家都说王莽是穿越者,不过是因为他的许多改革,是不符合当时的社会的,但是却和现代的一些理念不谋而合。加上王莽喜欢发展科技,还出现了游标卡尺,于是很多人就给王莽安上了穿越者的帽子。
 
 
但王莽这个人,从出生到去世,明明摆摆的记录在那里放着,并不是凭空多出来的一个人。大家说王莽是穿越者主要因为以下几点:
 
1,实行国有专卖:盐、酒、铁器均有中央政府统一专卖。规定天然资源为国家所有,货币由国家统一发行,没收百姓制造银钱的权利。这个制度乍一听好像是和我们现在实行的制度大差不差,但绝非是王莽一人想出来的制度,也绝对不能凭借这个就说王莽是穿越过去的。在汉武帝时期,就曾将铁、盐、酒归为中央管理。若说王莽是穿越,不知道汉武帝是不是也是穿越过去的。
 
2,废除奴隶制度。在当时封建社会的背景下,王莽提出废除奴隶制度确实是格格不入。王莽也曾提出“人的生命是天地间最尊贵的”这样的口号。于是后人将王莽吹成具有平等思想的先行者。
 
但要是王莽真的认为人生来平等,为什么他还要去当最尊贵的皇帝。在当时的背景下,奴隶买卖极度膨胀,已经成为了一个严重到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。王莽废除奴隶制实在是情理之中,并没有那么神乎其神。而他宣扬的口号,也不过是为了笼络人心。
 
3,币制改革。王莽主张用一些做工精美的货币代替金银的流通,甚至还搞出了什么贝币。好巧不巧,汉武帝也这么干过。而且人家汉武帝进行的币制改革还颇具成效,王莽的改革在一定程度上来说还加速了王朝的灭亡。与其说王莽这一套是穿越来的,不如说是想要效仿古制,尤其是从贝币上就可以看出来。
 
 
4,当然了,关于王莽不是穿越者这件事情还有许多实锤,但最最最明显的一条就是,王莽为啥没有把罗马数字带过去?
 
其实王莽其实是一个具有复古主义思想的儒生。
 
 
王莽当皇帝后,像孔子一样决心拯救“礼崩乐坏”的现实,但比孔子更幸运,因为他谋到帝王之权。他仿照周朝制度推行一系列新政,热火朝天。他认为只要古制一恢复天下就能太平,所以绞尽脑汁地谋划每一个细节如何符合儒家古籍的描述。日本学者鹤间和幸评论:“即使是王朝交替,如此极端的改革在中国历史上亦可谓空前绝后。”
 
王莽常在灯下处理公务,天亮还没忙完,大臣也是早出晚归,每天有开不完的会。但他们却没时间处理诉讼冤案和百姓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,连大小官吏的工资也拖到公元16年也即他登帝七八年之后才补发。
 
 
王莽说:“古时候,官吏工资是丰年加发,歉年少发,以年终统计为准。如果有天灾,要以十为率减少。”这说法显然有理,现代还常有人说公务员的工资得跟政绩挂钩呢!问题是很难操作,官吏们得不到基本的生活费,只好贪赃枉法。富人保不了家产,穷人不能活命,于是纷纷去当强盗。又由于官吏无法灭盗,而怕受严刑酷法处分,只好隐瞒不报,导致盗贼越来越多,壮大为反官府武装。
 
王莽的改革轰轰烈烈,结果悲惨兮兮。公元23年9月,民军攻入长安,斩王莽,将他的头悬于市中,军民一起辱尸,还切他的舌头分食——他太能说了!他的头颅被后来皇室收藏,直到295年洛阳武库遭大火,才被焚毁。
 
王莽走向他理想的反面,让历史大失所望。假如没那么多天灾,假如经济不坏,假如改革成功,那么中国历史一定得改写。那样,王莽至少可与孔子齐名,儒家就破天荒真正胜利一次了!王莽却失败了,惨不忍睹。一般人们把他看成骗子,称帝之前那些好事全是伪装。柏杨则冷静地说:“王莽是个忠实的儒家学者……对他诊断出来的社会病态的治疗,认为只要吃下古老儒书上所用的那些古药,就可痊愈……脚步向前走而眼睛向后看,仅这一点,就注定他必然跌倒。”胡适评价可能最高:“王莽是中国第一位社会主义者……受了一千九百年的冤枉。”
 
众说纷纭,我觉得还是柏杨之说最精彩。如果说鲁迅笔下的阿Q是中国第一国民性格的话,那么柏杨笔下的王莽可谓第二国民性格,因为中国人从孔子开始,一代又一代人都热衷于“脚步向前走而眼睛向后看”。刻舟求剑,能求得喜剧才怪呢!
 
最具讽刺的是,王莽一心将儒家经典变为灿烂的现实,结果却遭儒家全盘否定,极端丑化。《剑桥中国秦汉史》将王莽的系列改革措施放在历史大背景中加以比较,认为:“王莽不是班固所述的那个无能、狡猾、伪善和妄自尊大的蠢人。这些都是老一套的和不公正的指责。从积极的一面衡量,王莽是机智而能干的。……从消极的一方面衡量,王莽是一个过分地依赖古文学派经典的有点迂腐的儒生。他不喜听批评意见,并且像当时所有皇帝那样,有迷信思想。……
 
所有的证据证明,实际上全体官员都支持王莽,只是在广泛的农民骚乱导致官军彻底战败时,对他的支持才消失。”天灾人祸,迅速制造出无数的敌人。当时各地农民军有几十支,王莽还要忙于外敌,怎么应付得过来?
 
问题还在于那几十支民军不光对官军作战,他们相互间也争权夺利,到处烽火连天,血流成河,弄得整个中国像黄河决堤一般……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